频道首页 |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频道首页 >> 信息正文
疫情之下 口罩问题可能导致企业2月中旬无法开工!

发表时间:2020-02-07   作者:Lonely Planet  发表评论()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一罩难求”!

  口罩现在可是全国人民关注的硬通货,而且现在各地买口罩完全是配给物资,需要预约和限购;然后口罩价格疯涨、全球缺货、骗子微商横行,各地市场监督局在严打假冒伪劣口罩,那么我国到底每天能生产多少口罩呢?

  先说说口罩生产线的问题。其实,只要解决了原材料的问题(目前看来原材料不是问题),口罩生产不过就是堆工、堆料,维持生产线产能的问题了。这个就特别快,都是自动化生产线,18万5一台的口罩机,每分钟可以生产100个口罩,24小时不停工每天的产能就是14.4万个口罩。

  一个小口罩厂,可能需要10个人,设备包括口罩成型机、口罩压合机、口罩切边机、呼吸阀冲孔机、鼻梁条线贴合机、耳带点焊机、呼吸阀焊接机等等,总投资估计50万就能搞定——但是!设备到货需要60天,远水解不了近渴。

  当然,口罩生产出来后,还有一个重要的步骤,那就是消毒》如果是普通口罩,其实是不需要消毒的,但是医用就需要生产厂家用环氧乙烷(EO)消毒柜进行消毒了。把口罩放在400mg/L的环氧乙烷环境中,利用烷基化作用于羟基,使微生物大分子失去活性,达到杀菌目的。

  但是环氧乙烷不但易燃易爆,对人体还有毒,所以杀毒之后需要静置7天用于解析,在EO残留量低于要求值之后,才能包装出厂,供给医护人员使用。

  所以生产医用口罩的单位,就需要具有《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啊!所以口罩的生产商需要把口罩送到质量监督局送检,符合国标GB18279.1-2015,国际标准ISO11135:2014的要求,因为环氧乙烷也是致癌物质啊!所以各地工商部门才要打掉假冒伪劣口罩啊!

  这里要画个重点。只有按照上述工艺生产出来的医用口罩,用高熔指熔喷无纺布生产过滤材料,进行驻极处理增加静电吸附性,生产后用环氧乙烷消毒并且静置7天解析环氧乙烷,才是合格的、安全的、可以用于隔离新冠病毒传播的医用口罩。

  所以坊间流传的用紫外线杀毒、干蒸湿蒸这种,都破坏了过滤层的静电以及纤维结构,过滤性能都下降到35%了。即使用阳光杀毒,口罩不断吸收人呼出的水蒸气,也会导致过滤层电荷流失,静电吸附能力下降为零,过滤效果回到35%左右。对平民有没有用?那肯定聊胜于无。

  但是对医护人员有没有用?有用个屁。如果医护人员自制口罩,基本等同于只穿便装跟敌人(病毒)搏斗,悲壮不悲壮?领不到口罩和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危险不危险?

  但是我们百姓用过一次的口罩就要扔掉么?事实上,除非去医院、超市等人员密集地区,或者需要解除疑似或确诊病人, 百姓如果只是出门买个菜,在开阔环境,两米之内没人,15分钟后回家摘掉,使用三五次,累计时间不超过4小时,完全没有问题。这样也能减少口罩的消耗量。

  那么我国口罩的产能究竟如何呢?为什么会出现“一罩难求”的局面呢?

  五星布商特查询了相关数据,2018年我国各类口罩产量45.4亿只(人均仅仅3.24个),即使全部口罩用聚丙烯生产,也不过才消耗2万吨的聚丙烯纤维原料,相对我国的庞大炼化能力(一个中科炼化就能年产80万吨乙烯),这点需求就是毛毛雨,所以,我们文前就说了,原料不是问题。

  那么卡点在哪?巧了,还在湖北。我国四个无纺布基地,广东、浙江夏履、湖北仙桃、福建。其中湖北省仙桃市彭场镇号称「无纺布之都」,行业内说法是:「无纺布产业看中国,中国看仙桃,而彭场镇是仙桃无纺布产业的发源地。」

  目前,湖北仙桃彭场镇是「中国最大无纺布制品加工出口基地」,生产出了全国60%的无纺布产品,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所以新闻发布会上,领导不知道湖北省的口罩生产能力,其实真的是连自己家底都不清楚。但是湖北仙桃,也在疫区。

  湖北宜昌,无纺布的主要生产商欣龙集团有一条年产4000吨的无纺布生产线,每天生产11吨无纺布的话,还能生产363万个口罩,但如果原材料供应和工人都受到疫情和封城的影响,那影响就大了。

  根据欣龙集团的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熔喷无纺布实现了4760万营收,按照2万一吨计算的话,也就是欣龙在2019年上半年生产的无纺布约为2380吨,全部用于生产口罩的话,能生产7.85亿只,每天生产436万个医用口罩,仅仅一家企业的产能,就足以支撑湖北疫区一线。

  但在疫情没有发生前,市场的逻辑是这样的:

  1、化工企业按照每年的固定需求生产聚丙烯纤维,生产多了没人要;

  2、无纺布企业没必要在过年期间采购一批聚丙烯纤维料积压库存;

  3、口罩生产企业没必要在过年期间采购一批高熔指熔喷无纺布放在库房里;

  4、大部分员工回家过年,无法产能全开;

  所以当疫情在春节期间大规模爆发后,市场逻辑全部改变了,在加上非疫区地也纷纷封城堵路,去过疫区就要隔离14天,原材料供应受到影响;j加上医用口罩需要经过环氧乙烷消毒(EO),还需要再静置7天。这些因素的综合叠加,导致口罩产能无法释放,因为口罩的主产区在湖北,而湖北目前是疫情的重灾区。不得不说,这疫情也真会挑地方啊!所以,口罩的紧俏在疫情期间将一直无法缓解。

  第二个问题,2月10日企业能否正常开工?

  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把劳动人民当做一个人,一个有最基本的自身安全需求的人来看待。如果,明天你要上班了,你需要挤公交、挤地铁,但是你没有口罩了,你会不会每天恐慌地去上班?

  如果你上班期间感冒发烧了,你会不会赶紧去医院挂号查查,医院会不会爆满?人们看到医院爆满会不会恐慌?另外,你作为企业主,看到一群人在办公室,会不会担忧员工在工作期间染病导致高额的工伤支出?

  要清楚,冠状病毒与SARS不同,潜伏期长,导致无法用测量体温的方式完全排除感染的病人。

  这就将是恐慌的星星之火。

  而这一切的恐慌,都将引导企业与员工需求一个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买口罩。这都将进一步使得口罩无法被居民买到,毕竟企业的购买力量相对于居民还是要强一些。

  但是,口罩的产量我们已经分析过了,总量就是不够(目前光满足湖北都不够),即便仅仅供办公室白领每天使用都不够(毕竟一旦上班,一天一个人要消耗1-2个口罩)。为此,恐慌将得不到解决方案,得不到缓解,那么只会导致更大的恐慌。

  所有的一切,最后汇总,呈现在ZF面前的,就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如何分配有限的口罩。

  那么,如果你是ZF官员会怎么办?第一,肯定是控制口罩生产,以便于统一分配,这一步已经做好了。第二,要扩大生产线。

  1、扩大生产线,因为口罩限价,所以利润有限,民间资本不一定愿意进来,毕竟疫情过后,这个生意无法继续,工厂跟生产线就废弃了;

  2、如果让政府投办,则需要判断一下疫情的发展情况(免得建好了疫情结束了),毕竟这将是一个季度的工作量,还将涉及工厂招标建设生产管理等一系列的问题。

  3、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有同类生产线的厂商改为生产口罩,这一步我们也可以看到新闻,但还是少数。

  为此,在生产这一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边走边看”的,在大规模恐慌爆发前或者至少在2月底之前,估计很难有大刀阔斧建厂的手段出来。(那些没有口罩工厂的省份,预计会率先新建工厂,但这一个事情至少需要一个半月)

  开源节流,开源有难度,那么就要节流了。这就是第三个办法:劝诫居民少出门,重复利用口罩;如果劝诫无效,便类似杭州实现强制管理。

  杭州的管制措施

  在杭州的朋友说,现在实行封闭管理了:一户家庭一周只允许出去3次,每次一个人。这应该是统计了目前口罩的库存数量做的第一步调整了,其它省份的政府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做个对比,目前杭州的确诊病例是132例,而北京、广州、深圳、温州、长沙的确诊数据都要高于杭州了,由此导致的群众恐慌程度类似(毕竟当地政府无法说服群众说危险系数低,毕竟有杭州先例)。同时,这些地方的朋友也跟我说买不到口罩了,可以推测这些城市的管制政策如果不尽快出台,口罩按照目前消耗速度下去,将最终迎来无口罩又不得不出门的群众恐慌。

  前些天,上海社区发口罩,一户可以领取5个,这在平时未上班之时还能坚持2-3周,但如果上班,一天消耗1-2个的话,一周将消耗完。

  在我们看来,限制家庭出行的政策出台,可能区别只在于ZF的反应速度的快与慢。

  当然也会有市场的方法。除了ZF行政安排,我们还有市场这只隐形的手。我们推演一下如果2月10日要恢复上班复工复学,我们假设ZF会如何取舍:

  1、学生对经济的影响小,可以优先推迟。

  2、城市基础运作的核心岗位优先复工(大部分国企,口罩供应可以优先)

  3、高经济贡献值的行业、企业优先复工;低经济贡献值的行业往后依次排序。

  当然,针对第3点政府不可以明文规定,因为会有职业歧视的道德风险,但是可以通过市场的力量来解决,那就是规定:复工的企业,必须每天给员工发一个口罩!

  这就形成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复工的企业自行寻找渠道购买口罩(往往是高价购买),那么最后流到市场上的口罩因为高价,便会流向高经济贡献值的行业、企业。这便是一种无奈之下的不得已的方式。

  所以,可以推测:2月10日能否复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公司能不能买到口罩。这也是检测你们公司是否具备高经济贡献值。

  当然,也可以有赌的心态:赌疫情在2月10日开始下降。

  其实,所有人都在赌,或者说怀有一个希望,那便是:2月10日之前,确诊案例开始下降。

  但可能性很小,我们不用去看官方公布的数据,毕竟一线专家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我相信钟南山的说法判断,他在2月2日的时候说:预计在未来的十天会到达集中爆发的高峰期。(而上一次他这么说是1月28日,也就是7天前)

  这么看来,至少在2月10日之前,疫情很难下降。此外,第一阶段宣布2月10日复工,导致本周将有大量的返程人员回到各省份,以此为基础需要再次观察14天,这又需要2周的时间。那么,摆在ZF面前的解决方案其实只有3条:

  1、2月10日复工,用媒体的宣传来打消群众的恐慌,并且赌疫情不会因此扩散蔓延。但相信ZF不会贸然走这个方案,毕竟人民关天风险太大。

  2、用行政的办法,在2月10日后再次延迟开工时间,而且是1-2周的时间起步;

  3、用市场的办法,让复工企业自行解决员工口罩问题。

  目前看来,似乎第2种办法可能更有效。以上,仅根据目前实际情况进行推演,一家之言而已,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稿件来源:任易 五星布商 

短信订阅】【信息定制】【发表评论】【收藏此页】【纺织通】【联系行业分析师

相关资讯

  • 市场监管总局:对不合格口罩生产企业要开展帮扶 2020-02-25
  • 医用口罩核心“熔喷布”需求井喷:单价每吨上涨超10万元 2020-02-23
  • 这儿有341家口罩原材料熔喷布、口罩厂家的联系方式,拿走别客气! 2020-02-23
  • 1天敲定落户 这家日产50万只的口罩生产厂2月底在成都投产 2020-02-16
  • 口罩供与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2020-02-16
  • 悦达集团改造7条生产线自制口罩 助力一线抗击疫情 2020-02-14
  • 口罩防护服告急,悦达、华纺、即发、环球前来助攻 2020-02-14
  • 全球“口罩荒”:一个业内人士告诉我的口罩内幕! 2020-02-14
  •  
    最新公告
    ·华峰氨纶26.3亿元建设9.
    ·华峰氨纶一季度实现净利.
    ·2016年华峰氨纶营业收入.
    ·三部委关于深港股票市场.
    ·招商证券:订单转移影响.
    ·华茂股份关于参股公司广.
    ·嘉欣丝绸关于对深圳证券.
    ·鲁泰A第七届监事会第十.
    ·关于新疆富丽达纤维有限.
    实时行情
    纺织股一周交易统计
    名次 股票 周均价 周成交
    江苏阳光8.112209033
    龙头股份12.741354175
    春晖股份5.67995110
    欣龙控股10.09891446
    吉林化纤5.5633645
    黑牡丹7.05619604
    鄂尔多斯20.63596989
    美尔雅14.39584437
    凯诺科技9.38534372
    保定天鹅8.49504842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信息定制
      
    CopyRight ©2005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