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频道首页 >> 信息正文
拉夏贝尔困境:急剧萎缩业绩巨亏 由重转轻“卖吊牌”

发表时间:2021-02-07   作者:党鹏  发表评论()



  “拉夏贝尔上个月正式撤柜了。”2月4日,在成都科华路泛悦MALL商场一楼入口处,工作人员指着一处打围招商的铺面介绍。

  这只是拉夏贝尔(*ST拉夏)在2020年以来关闭门店中的一家。2021年1月30日,根据拉夏贝尔发布的业绩预告,2020年在境内线下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4878个降至年末的900余个,并导致亏损3.5亿至4亿元。不仅如此,拉夏贝尔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元到-18亿元,这已是公司连续三年出现巨额亏损。

  曾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早已没有了2017年上市时的高光时刻。如今不仅官司缠身,债务高企,公司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所持公司25.85%的股份也将被司法拍卖。

  “充分发挥‘轻资产’运营模式的优势,实现公司向轻资产、高毛利、快周转的经营模式转型。”拉夏贝尔在公告中如此表述。至于公司“品牌授权+运营服务”进展如何,截至发稿,未收到公司回复。

  “南极电商的‘吊牌模式’是创新的模式,但并不意味着每个企业都具备复制南极电商的能力。”服装行业观察人士马岗表示,“如果可能,南极电商可以入股拉夏贝尔,这样或许会更好。”

  急剧萎缩下的巨亏

  2月4日,拉夏贝尔的股价一度跌停在1.32元,总市值为4.92亿元。在2017年底,拉夏贝尔的股价最高达到31.42元,市值160亿元;2月4日,拉夏贝尔港股仅为0.30港元,在2017年10月最高为13港元。股价一路下滑的背后,则是业绩持续的巨额亏损。

  拉夏贝尔的财报显示,2018年,拉夏贝尔净利润亏损1.6亿元;2019年,拉夏贝尔净利润亏损21.66亿元。此外,公司预告称,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到-18亿元,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5亿到-20亿元。

  为此,拉夏贝尔从2018年开始通过关店止血。记者注意到,2018年底,拉夏贝尔门店数量为9269个;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拉夏贝尔一年内关闭了4391家门店,线下门店数量几乎“腰斩”。在2020年报告期内,公司进一步关闭线下低效门店,如今全国仅剩下900余个门店,而且仍在持续关停。

  “由于已关闭门店的经营亏损及一次性确认装修摊销等费用,导致亏损3.5亿至4亿元。”拉夏贝尔在2020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称。

  此外,拉夏贝尔称构成亏损的原因,还包括疫情期间商场租金及人员费用导致亏损约2亿元;期末存货结构中往季品库龄增加,本报告期相应计提存货跌价损失导致的亏损约3亿至3.5亿元;处置相关资产导致亏损增加2亿至2.5亿元。

  与2019年度亏损21.66亿元相比,当年亏损的主要因素则包括处置库存、打折等导致毛利额减少约6亿元;关店、同店下滑等影响导致销售收入下降同时毛利额减少约16.2亿元。由此,仅在库存方面两年的亏损就近10亿元,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库存仍然高达7.21亿元。

  “ZARA是SPA模式(自有品牌专业零售商经营模式),拉夏贝尔早期大举扩展自营店颇有借鉴SPA模式之意 。”马岗认为,拉夏贝尔的优势是品牌具有一定知名度和上市聚集资本,但产品的开发、供应链管理都不够扎实。正如很多便利店学7-11,只学到了门店品类的相似和引入自制快餐,背后的供应链精髓只学了皮毛。“如果供应链管理不精细,加之自营模式占用大量的资金,带来的是高额库存和资本周转困难,没有及时修正,加剧了库存恶化。”

  从财务情况来看,拉夏贝尔2020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17.41亿元,同比下滑69.75%;总资产为48.18亿元,同比下滑40%;总负债为44.08亿元,同比下滑36%;整体负债率高达91.5%。

  就此,拉夏贝尔表示,“受前期战略失焦、扩张过快、成本结构失衡及外部行业环境变化等因素影响,公司现阶段面临经营亏损及现金流紧张的经营局面。”

  与此同时,邢加兴持有的股权即将被拍卖。2019年8月,邢加兴将自己持有的拉夏贝尔1.416亿股A股股份质押给海通证券(11.920, -0.01, -0.08%)。但随着拉夏贝尔股价的一路下滑,导致邢加兴的质押出现爆仓。就此,2021年1月20日,上交所对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

  并购扩张的阵痛

  “公司对严重拖累公司业绩和现金流的项目坚决进行处置,且公司原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及Naf Naf SAS也因无法持续经营而进入司法清算程序;由于投资项目经营亏损以及公司处置亏损投资项目,导致报告期亏损增加2亿至2.5亿元。”拉夏贝尔在业绩预告中如此表述。

  2015年,拉夏贝尔向杰克沃克注资7500万元,交易完成后,拉夏贝尔直接持有杰克沃克69.12%的股份。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刘长桥来自优衣库,主要经营服装服饰品牌O.T.R.。但持续的亏损,让拉夏贝尔不得不在2019年10月宣布拟向法院申请对杰克沃克进行破产清算。

  这只是拉夏贝尔收购行动的一小步。2018年11月,公司宣布通过间接收购的方式,耗资3534万欧元,实现对法国品牌Naf Naf SAS 100%的控股。该公司主要从事女装产品及配饰销售,在收购前的2017年已经亏损约5126万元。

  这样的路径选择,拉夏贝尔称之为“多品牌、直营为主”的发展战略。其女装品牌就包括La Chapelle、Puella、Candie’s、7Modifier和La Babité,此外还有POTE和JACK WALK、MARC ECK三个男装品牌以及8EM童装品牌等。不仅如此,拉夏贝尔又通过控股公司陆续拥有或者推出Siastella、GARTINE等品牌,通过联营、参股方式陆续支持或参与MairaLuisa、Tanni等品牌发展。

  拉夏贝尔财报显示,如此之多的品牌,在2019年营收均出现百分之二三十的下滑,尤其是男装品牌营收下滑高达41.79%;公司投资控股三大品牌Siastella、Dr.mGalaxy、GARTINE下滑高达61.54%。2020年的巨额预亏,已然让拉夏贝尔尝到了扩张收购的苦果。

  中国服装行业曾一度热衷于收购海外品牌。其中,安踏先后收购意大利品牌斐乐(FILA)、荷兰亚玛芬等13个海外品牌;歌力思收购LAURèL、Ed Hardy等;匹克体收购瑞士品牌奥索卡;森马服饰(9.300, 0.62, 7.14%)收购法国品牌SofizaSAS等。

  “但是这些收购的海外品牌,在中国市场又成功了多少呢?”长期在福建石狮从事服装行业的施先生用“屈指可数”来形容。“安踏用10多年时间,才将FILA在中国市场做出来,更多的企业是交了昂贵的学费。”

  就此,马岗也同样反问道:“海外收购本身就比较复杂,很多企业交了很多学费,优质的资产为什么要出售?不优质的资产,你凭什么有能力盘活?”因此安踏把FILA做活、做好,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和相当多的精力,这需要耐心,更需要零售的基本功,“我认为有足够的能力溢出才能做收并购”。

  如今,拉夏贝尔也意识到这一点,其在公告中总结了“多品牌”战略带来的挑战:“拓展新品牌需要投入新的、更多的经营资源;新品牌处于培育期会出现亏损,拖累公司当期利润;新品牌培育发展过程较长,对品牌运营管理团队的能力要求较高,随着竞争日益激烈,新品牌无法达成预期目标、公司无法持续资源投入、无法继续经营新品牌的风险越来越大。”

  为此,2018年及2019年,根据市场环境变化及公司自身实际情况,拉夏贝尔开始聚焦以女装品牌为核心的品牌差异化发展方向。即使如此,拉夏贝尔的业绩仍是一路溃败。

  轻资产欲走“吊牌”模式

  “充分发挥‘轻资产’运营模式的优势。”如今,拉夏贝尔除了收缩门店之外,正在推动“由重转轻”。

  实际上,在2020年9月,拉夏贝尔就公开表示,将线上业务由“企划设计-自主采购-平台运营-线上销售”的传统模式,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但这一类似于南极电商“卖吊牌”的模式也受到不少质疑。至于拉夏贝尔品牌授权的推动情况如何,公司未给予回复,同时其财报中也未有数据显示。

  在2021年的第一周,“网红电商概念股”南极电商股价出现闪崩。一方面是因为南极电商卷入财务造假风波,另一方面因为品控问题引发了市场对其“卖吊牌”商业模式的质疑。

  “南极电商成功背后,是长期对授权模式的总结与优化,这也包括供应商和销售伙伴对模式的认同形成的正向回馈,这些能力显然做传统零售的拉夏贝尔不具备,也无法在短期内快速获得。”马岗分析说,南极电商的品类布局上,主要集中在内衣、家纺、男装、母婴方面,以上类目占其总GMV的70%左右,女装显然不是南极的优势类目。拉夏贝尔及旗下的多个品牌正能弥补南极电商的品类,同时还能扩展南极的品类空间,另外其现有的供应商和销售伙伴的重合度也很高,这是二者合作的基础所在。

  从相关渠道获悉,早在2020年初,南极电商实际控制人张玉祥和邢加兴就此多次沟通,但是邢加兴最终未能接招。或许,他放不下的是自己一手打造的拉夏贝尔。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南极电商合作生产商总数为1600家,合作经销商总数为6585家,授权店铺8171家。“即使如此,南极电商的吊牌模式也开始出现业绩下滑,他们已经遇到天花板了。加上还有恒源祥、北极绒、俞兆林等竞争对手,吊牌这条路也很难走得通了。”广州服装行业人士张先生表示,拉夏贝尔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内部管理和债务问题。

  拉夏贝尔披露的《关于累计新增诉讼情况的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1月26日,拉夏贝尔累计涉及的未结诉讼案件共计105起,未结诉讼案件的涉案金额合计约16亿元(包括已披露的重大诉讼案件)。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诉讼都是拉夏贝尔对供应商的欠款。张先生称,拉夏贝尔欠下其朋友布料的费用就有千万元。此外,公司全资子公司新疆通融服饰有限公司涉及的一宗委托贷款诉讼,涉案金额就高达5.5亿元。

  同时,拉夏贝尔高层变动频繁。一年内,光总裁就换了5位,并有多名高管出走。“这也暴露出邢加兴团队管理和公司治理的问题。”马岗表示,“成败皆系一身”。

  “公司A股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今,深陷亏损和债务沼泽的拉夏贝尔,只能发出如此提示。

稿件来源:贝果财经 

短信订阅】【信息定制】【发表评论】【收藏此页】【纺织通】【联系行业分析师

相关资讯

  • 曾经的“中国版ZARA” 拉夏贝尔连亏三年陷退市危机 2021-04-16
  • “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掉进资金魔咒 实控人持股全部被拍卖 2021-03-20
  • 拉夏贝尔实控人邢加兴1.416亿股票被拍卖 5家公司出手 2021-03-09
  • 时隔不到俩月拉夏贝尔又换董事长 IT老将接棒能否扛起经营重担? 2021-02-23
  • 拉夏贝尔时隔两月再换董事长,但这能救它吗? 2021-02-24
  • 高管内斗,门店缩水9成,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怎么了 2021-02-24
  • 刚刚,拉夏贝尔透露了这份涉及上亿元的债务抵消方案 2021-02-24
  • 翻盘不成反惹新官司 *ST拉夏与地方国资合作破裂 2021-02-24
  •  
    最新公告
    ·华峰氨纶26.3亿元建设9.
    ·华峰氨纶一季度实现净利.
    ·2016年华峰氨纶营业收入.
    ·三部委关于深港股票市场.
    ·招商证券:订单转移影响.
    ·华茂股份关于参股公司广.
    ·嘉欣丝绸关于对深圳证券.
    ·鲁泰A第七届监事会第十.
    ·关于新疆富丽达纤维有限.
    实时行情
    纺织股一周交易统计
    名次 股票 周均价 周成交
    江苏阳光8.112209033
    龙头股份12.741354175
    春晖股份5.67995110
    欣龙控股10.09891446
    吉林化纤5.5633645
    黑牡丹7.05619604
    鄂尔多斯20.63596989
    美尔雅14.39584437
    凯诺科技9.38534372
    保定天鹅8.49504842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信息定制
      
    CopyRight ©2005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